经历三次洗牌IT职业教育如何在AI时代分杯羹?

2019-09-08 22:28郴州新闻网,郴州论坛,郴州民生、

  从上世纪80年代的PC时代算起,IT行业已经走过了互联网时代、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及智能化时代。第三轮洗牌之后,谁会是IT培训行业的全新的领跑者,又或者谁能开出全新的赛道?

经历三次洗牌IT职业教育如何在AI时代分杯羹?

  2017年,一份多达170个IT培训公司名称的“黑名单”在网上疯传,这些公司被指以招聘为幌子诱骗大学生进行有偿培训。

  “招生顾问有任务指标的,会不惜一切代价约人过来,表面面试,内在转招。面试者如果自己意志不坚定,一般第二次就会自己主动交钱。”某小型IT培训机构前员工透露。

  2018年,IT培训行业的洗牌还在继续。随着无法正常招生的机构被大量淘汰出局,头部机构的市场份额在未来会变得更加集中,但它们同时要面对的竞争并没有减轻。

  但从根本上来说,IT培训市场的洗牌与IT技术革新和资本的进入时间点有较大的关系。

  从上世纪80年代的PC时代算起,IT行业已经走过了以2G移动网络和宽带网络、PC终端为主要载体,软件产品、应用软件和门户网站为特征产品的互联网时代;以 3/4G移动和高速宽带和移动终端为主要载体,云计算、社交网络为特征产品的移动互联网时代;以及以5G网络、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智能化时代。

  IT培训行业的第一阶段主要以计算机基础职业技能培训为主,包括掌握计算机基本操作、办公软件、网页制作、多媒体制作等。同时,IT(厂商产品)认证培训也开始兴起,如思科(44.22,0.13,0.29%)、惠普(21.4568,-0.07,-0.34%)、IBM(145.215,0.32,0.22%)、SUN及微软(95.58,0.58,0.61%)等厂商都曾推出了与自身业务高度相关的人才认证培训。

  在2002年,真正意义上的IT职业机构开始出现,主要形式是以培育“软件蓝领”为主的软件课程或以培育“网络工程师”为主的网络课程。

  这个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企业是北大青鸟。北大青鸟通过与印度培训机构APTECH合作,将印度“软件蓝领“的培养模式引入中国,使“职业导向”的教育理念在IT培训行业得到了实践。

  2008年,北大青鸟的校区达到240多个,遍布全国各个省市,占到IT教育市场份额的40%,年营业额超过20亿元。然而,这样一家堪比IT培训行业“新东方(87.99,-3.12,-3.42%)”的机构却就在这时急转直下,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

  有业内人士分析,北大青鸟的衰落与2000年以后持续不断的高考扩招有较大关系。北大青鸟自创立以来,面对的人群主要来自高考落榜生,大学扩招使得北大青鸟的生源被严重挤压。

  此外,在PC互联网时代,IT培训行业还曾经面临两次危机:第一次发生在2003年非典爆发时期,很多IT培训机构的生源锐减,甚至停止招生。

  第二次危机发生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,很多IT企业开始大量裁员,IT岗位需求减少,一些扩张较为激进的IT培训机构(如华育国际)遭到了资金链断裂的打击。

  2011年以后,随着中国电子商务产业、移动互联产业的发展,智能手机终端、移动应用、云计算等技术领域产生了巨大的人才缺口,根据IDC的统计和测算,每年IT市场人才缺口约100万人。

  根据工信部的统计数据,2012-2016年中国IT行业的整体收入和利润增长快速,IT行业整体收入由2012年24,787亿元增长至2016年48,511亿元,整体利润由2012年 3,366亿元增长至2016年6,021亿元,2016年IT行业的企业总数高达42,764家,整体翻了一番。

  IT行业的高薪也吸引了优质人才的加入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6年IT行业平均工资为12,2478元,比2015年增长9.3%,平均工资水平首次超过金融业排名各行业门类首位。

版权所有@郴州新闻网,郴州论坛,郴州民生、教育门户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