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交通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带你一起进走30多万交大人吃过这家“百

2019-09-08 22:28郴州新闻网,郴州论坛,郴州民生、

  交大最早的食堂位于现在的中院底楼。中院由监院美国人福开森设计并亲自监造,1899年落成。1900年落成的上院底楼也有食堂。福氏讲究卫生,他把西方办集体食堂的文化带入中国,这是交大最早的“吃”。据老校友回忆:“交大的吃向来比较考究,一日三餐,菜饭都热气腾腾地端出来,在上海各校中算是最好的了!”

  学校每日三餐时间分别为7:00、11:30、18:00,周末则稍稍向后推迟一些。就餐时师生同食,饭厅列数十桌,每桌学生六七人,外加一位师范生或教习陪食。曾有学生回忆说:“每日三餐亦由各班依照年龄排列成行而进饭厅,每桌学生六名外,均有师范生一名伴食,须俟全体食毕,方可一同起立而散。”

上海交通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带你一起进走30多万交大人吃过这家“百

  说明就餐规则极细致,几乎将饭前、饭时、饭后各注意事项都作了细致安排,甚至连学生座位也一一固定,用餐时须对号入座。这种程序化的规定,有利于培养学生讲秩序的习惯,且师生同食也利于彼此之间的交流,也可以起到保证学生饮食质量的作用。

  早上六点半起身,七时排队点名,三次不到记过一次,使我睡时提心吊胆。每日三餐均按班排队,依次鱼贯进入食堂,由老师轮流同餐。

  到了20世纪30年代,学校渐入“黄金时期”,校园生活丰富多彩,学生们的伙食也相对较好。

  学生自治会办理的食堂,实行包饭制度,一桌8人,每人每月6元。早饭多半是稀饭,再凑上花生米、乳豆腐之类的五六碟小菜。小菜哪够8位青头小伙吃,往往稀饭还未吃完,菜盆已经是底朝天!怎么办?有人就打起邻桌的主意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拿起几碟倒在自己桌上的碟中。同桌的人也心照不宣,以最快的速度吃完后溜之大吉。中午12点下课钟一敲,已经饿得直拉胡琴的学生们,连书本也来不及放下就奔向食堂,盛好饭后到固定的8人餐桌上,一阵风卷残云,餐桌上就已“一穷二白”。下午6点就餐钟声还没有响,食堂已是“胜友如云,高朋满座”。

上海交通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带你一起进走30多万交大人吃过这家“百

  1939年下半年开始,由于物价暴涨,每人每月膳食从上学期的12元涨至16—18元,加之炊职人员相继辞职,学校几乎断炊,学生膳食成为校内最为严重的问题。1940年下半年每月膳食费增至27元,是1939年上半年的225%,校内食堂最终解散,学生一日三餐自行在外解决。1940年高小霞(后当选为中科院院士)考入交大化学系,只能中午买块烤白薯充饥......

  伙食更是可怜,月初5人向饭店付的饭金,到下半月已不值一半,这样,半月生萝卜切丝伴盐便成经常“大菜”。好在米饭即使粗粝尚不致减半。因此有点剩余也就地利用楼下老虎灶的沸水,一同灌进保温瓶内,明晨便成稀饭享用。

  全面抗张爆发后,交通大学总部移至重庆九龙坡。那里条件十分艰苦。食堂是学校办的,学生膳食委员会派人轮流监督。轮值的学生跟着炊事员到集市买菜,晚上睡在粮库里防止偷盗。买菜的地方很远,要走到九龙坡镇或山另一边的庙外。粮库是荒郊外的一座小屋,夜里老鼠成群闹翻天。

  全校学生在一个大食堂用餐,八个人一方桌,没有凳子,都站着吃饭。这种情形被同学们形容为“饥肠辘辘野蔬香,日进三餐立桌旁”。由于菜量限额、饭量紧凑,食量小的学生大受桌友欢迎,容易找到组合,吃饭细嚼慢咽这时便成了招致挨饿的弱点。平日伙食为两干一稀,难见荤腥,菜里看不见油星儿。每月末有一餐分量充足的鱼肉供应,于是学生们常怀“月末解馋打牙祭”之想。

版权所有@郴州新闻网,郴州论坛,郴州民生、教育门户网站